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越州城中除了大冬天里那滿街五顏六色的樹木之外,白蓮教還要讓所有百姓在家門口掛上象征喜慶吉祥的蓮花燈,而大街上,行人行色匆匆,許多百姓的臉上都沒有什么笑容,也很少看到街上還有人交談的,沿途走來,嚴禮強他們的車隊在街上至少遇到了七八批迅捷的各色人馬,有捕快,有千葉衛,還有白蓮教的護教隊,整個城市在花花綠綠的喜慶氣氛之中彌漫著一股肅殺的氣息,這座城市給嚴禮強的感覺,就是兩個字,別扭!

    當然,這越州城也不是沒有高興的人,就算是在大雪之中,還是可以在街上看到不少鮮衣怒馬的隊伍,制造局定制生產的那種豪華四輪馬車,在這里出現的比例,居然比在帝京城還高,在城里的許多地方,都可以看一個個雕梁畫棟的豪宅大院,正在新建施工,哪怕是在下著雪,也有工人在忙碌著,不斷有城外的馬車和隊伍把各種各樣的建筑材料拉到城中,這些人,無疑就是白蓮教中的上層人物。

    嚴禮強他們的馬車穿過了小半個越州城,然后直接從一個還算氣派大宅的側門,駛入都了那個大宅之中。

    這大宅的正門口,掛著一個匾額,上面寫著“廣威將軍府”幾個大字,這宅子雖然氣派,但在越州城中也不算眨眼,因為整個白蓮教,現在被封為各種將軍的,起碼有一百多個,而這些將軍,在越州城中,也都各自有各自的府邸。

    這么多的將軍和白蓮教的上層人物聚集到一城之中,若是這城小一點,恐怕還真不夠這些人分的,不過白蓮教能看上這越州城,把這越州城作為白蓮天國的忠心,也不是沒有原因的,越州城是大漢帝國的千年雄城,這里又是帝國東南的繁華地帶,越州鹽商布商之富名聞天下,已經傳承了幾百年,積累了無數財富,所以這城中有不少鹽商布商留下的豪宅大院,現在這些豪宅大院自然都歸了白【敵無龍】蓮教,被封給了教中的各色人等。那廣威將軍府以前就是一個越州鹽商的宅子。

    嚴禮強他們回到廣威將軍府,也是按部就班,在把馬車上的東西卸下來之后,那府里的一個管事還指揮著府上的家丁,把嚴禮強他們剛剛運來的不少華麗的絲綢彩緞拿了出來,然后把府外大街上的那些光禿禿的樹枝重新裝點了一遍,弄得更加的鮮艷奪目,匪夷所思。

    一直到了晚上,吃過晚飯,將近夜深,嚴禮強他們幾個人才從密道進入到這府內的地下密室之中,見到了這個宅子現在的主人,白蓮教的廣威將軍郭明川。

    郭明川五十多歲的年紀,濃眉大眼,面龐紅紫,身材敦實,有一股練武人身上的虎氣,但眼神卻靈動有光,看起來就是那種粗中有細的人,也怪不得能隱藏在越州城中被龍王委以重任。

    “郭明川見過圣女,見過龍王……”看到嚴禮強他們從密道之中出現的時候,郭明川一看花如雪和龍王,就激動得行了一個大禮,等他抬起頭來,眼睛都紅了。

    龍王親自把郭明川扶了起來,感嘆道,“這些年來辛苦你了……”

    “那些叛逆篡奪教中大權,把整個白蓮教搞得烏煙瘴氣,已經完全變了樣,若是老圣主在世,絕不會允許他們如此肆意妄為,之前我們教中的許多兄弟姐妹,都被他們迫害或者逼走了,國誠賢弟前幾個月被逼著帶軍去強攻潿洲的樓山關,已經……已經……”說到這里,郭明川的眼淚就忍不住流了下來。

    龍王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語含悲痛,“你放心,國誠不會白死的,這一次,我們一定能撥亂反正,就將那些叛逆奸賊,一掃而空,讓白蓮教重回正道,為天下所有窮苦百姓找一條出路,絕不辜負圣主在天之靈……”龍王說到這里,頓了頓,“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平西王嚴禮強殿下,這位是李長老,這位是紀長老……”

    “郭明川見過殿下,見過李長老,紀長老……”

    “嗯,來,我們坐下說,明川你先把現在教中的最新情況和三天后大典的安排給我們介紹一下……”

    “是!”

    幾個人就在密室中的一張圓桌中間坐了下去,郭明川直接從身上掏出一副地圖,在桌上攤開了,“這就是那個老賊現在在城中修建的皇宮的地圖,這皇宮以前是大漢帝國皇室的越州行宮,在占據了越州城后,那個老賊就征集我上萬工匠,奢靡無度,花費了近千萬兩銀子,搜集各州珍寶奇物,把越州行宮大肆改造了一番,變成了今天的皇宮,三日后那個老賊的登基大典,就在這皇宮的白蓮大殿之中舉行……”郭明川說著,就指著那副地圖上的忠心區域的一個建筑……

    “那老賊這些日可在城中露面?”龍王問道。

    “不曾露面!”郭明川搖了搖頭,“那個老賊行蹤一直飄忽不定,異常謹慎,一刻前他或許還在皇宮之中,一刻鐘之后就沒有人能知道他去了哪里,當初那皇宮在改建的時候,他讓征集的那些工匠在皇宮之中修建了幾條密道,之后他就把那些工匠殺了,他進出皇宮用的都是密道,所以外人很難掌握他的行蹤,只是三日之后他正式的登基大典,他絕對會出現……”

    “除了他之外,那登基大典他手下的那些重要人物來不來?”

    “基本上都來了,前些日子,也不知道他從哪里又找來一些強者高手,就圍在他的身邊,我已經得到確切消息,在這次大典之中,他會大肆加封他找來的那些強者高手,其中一個人,會被他加封為白蓮天國的丞相,剩下的十個,會和鬼王一起,被他加封為十一天王,那個丞相的修為沒顯露過,但那十個天王的修為,估計不遜色于鬼王,現在的鬼王,已經完全被那個老賊排擠開來了,在白蓮教中越來越靠不上邊……”

    “你是如何得知的這些消息?”

    “加封的圣旨,大印,和官袍這幾天已經在趕制了,這正是我現在負責的事情,這些年我對老賊的要求是有求必應,盡心盡力,把那老賊和他手下的一干走狗伺候得不錯,在登基之后,那老賊還要封我做一個少府監……”

    又是十一個?聽到這里的嚴禮強和李鴻途與紀逍遙互相看了看,一下子就想到了殺嚴小隊的配置,尼瑪,搞不好這又是一個武帝加十個武王的影魔小隊啊,林擎天到底是從哪里找到的這些影魔強者?這個問題不解決,以后如果隨隨便便就能有大把的影魔強者冒出來,還不把這天下弄得大亂么?

    這么想著,嚴禮強的臉色也開始凝重起來。

    “除了這些人之外,還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人么?”

    “這些就是最主要的,除了他們之外,其他的,主要就是幾個白蓮教的老人,現在教中的老人自鬼王以下,人人自危,大家都感覺那個老賊似乎并不完全信任教中的老人,而是信任他帶來的那些神秘高手強者,正在想用他帶來的人一步步完全掌控教中的大權,這次老賊的登基大典就是一個開始,想要把教中的所有大權都要收到他手上或者他身邊的人手上,所以許多人都有怨氣,但不敢表露……”

    “很好,這和我判斷的一樣!”龍王點了點頭,“那越州城的兵馬有沒有什么變動?”

    “沒有變動,城里城外的主要防衛還是由千葉衛負責,現在執掌千葉衛的,正是老賊要任命的一個天王心腹,千葉衛裝備精良,訓練也不同一般,是老賊視若刀鋒的部隊,要動他們,恐怕……”郭明川的眉頭皺了起來,臉上露出擔心的模樣。

    “千葉衛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們自有對付之道……”

    “那就沒問題了,大典那日,我可以把你們帶入到皇宮之中,但要進入白蓮大殿恐怕有些難,我只能居中策應……”

    “可以,你做的已經夠好了,這兩日很關鍵,你什么都不要做,就做自己本職內的事情,不要暴露自己,一切等三日后再說,到時我還有其他安排……”

    “是!”

    郭明川隨后離開了密室,嚴禮強和龍王幾個繼續留在了密室之中。

    “殿下,現在一切基本準備就緒,只是那個叛逆身邊又一下子出現了大批強者,這實在有些出乎我的預料之外,到時候恐怕不好對付……”龍王有些面色嚴肅的看著嚴禮強。

    “你放心,玉羅宮這次聚集的力量,足以應對他們!”說到這里,嚴禮強看著花如雪,關切的說道,“如雪,三日后宮中會有大戰,一旦大戰起來,我可能照顧不到你,所以為了安全起見,我覺得你最好在大戰之后再出現最好……”

    在嚴禮強的目光下,花如雪的臉色莫名有些發紅,但還是堅決的搖了搖頭,“我必須要去,我如果不出現,教中的那些老人難以收服,這一關我必須要過……”

    “殿下放心,到時候我會在如雪身邊保護她的安全!”龍王開口說道。

    嚴禮強只能點了點頭,“那其他的都安排好了么?”

    “不管那個叛逆是人是魔,只要殿下能把那個叛逆,千葉衛還有那個叛逆身邊的那些心腹強者解決掉,不要讓他們跑了,這白蓮教就絕對能重新回到我們的掌控之中!”

    嚴禮強笑了笑,“那就好,這大漢帝國究竟還要亂多久,看來就看三日我我們能不能把那些人的腦袋給砍下來了……”

    龍王瞇起了眼睛,“三日之后,大漢帝國未來的天下之主到底是誰,世人想必也就能知道了……”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好書要支持。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北京赛车7码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