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請自重 卷二 或躍在淵 第二百三十八章 仙宮模范 姬叉



    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鄭云逸此時也剛回宗門沒多久。秦弈在地宮藥室呆了好幾天,他在山里和熊斗智斗勇了好幾天。想起那幾天不堪回首的日子,鄭云逸扶胯嘆息,還覺得隱隱作痛。

    當時傷得太慘,比普通人更弱。要不是因為好歹還勉強能動用幾件寶物,各種智勇脫身,說不定都變成黑熊的熱兵器了,還好還好,差一點。

    最終從深山中逃了出來,因為那幾天沒能及時休養反而折騰不輕,導致傷勢惡化,落了點病根,現在骨頭還隱隱的痛。

    他在自己洞府養好了傷,便出門去了西湘子那邊,想找點好藥用用。

    路過他們醫卜謀算宗的大廣場,就發現所有同門的目光詭異地盯著他上上下下地打量,還有人揮手招呼:“師叔,你是我們的驕傲。”

    “師叔,真沒想到你是這么高風亮節的人。同門互助,智取強敵,聽著就讓人熱血沸騰!我們大宗大派,就該有此氣度!”

    “師兄有膽識,那些禿驢膽敢放個屁,兄弟們一起幫你扛!”

    鄭云逸:“???”

    西湘子飛了過來,兩手攏在袖子里,一派閑人老頭的嘆氣模樣。

    鄭云逸實在莫名其妙,問他:“這是搞什么呢?”

    西湘子附耳問道:“我才想知道你在搞什么名堂?你怎么會救秦弈?”

    “我救個什么秦弈啊?我是坑他沒成功啊,大歡喜寺那群廢物真心靠不住,三個和他一般修行的和尚,又借地利又伏寶物,這樣埋伏他一個,居然連他的皮都沒擦破,還讓秦弈順著地道過來給我的事搗亂,我都不知道這是怎么辦到的。”鄭云逸痛心疾首:“我覺得就是放三頭活豬在那地宮里亂竄,秦弈也不見得能一瞬間全部揪住殺光啊!”

    西湘子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又問:“那個觀寂呢?你殺的?”

    “觀寂倒是我殺的沒錯,但就算我不出手,他也活不了。那時候他已經被秦弈擊碎金丹,沒得到及時治療就是會死的。”鄭云逸道:“我殺他是為了讓他幫我扛一波反噬,廢物利用罷了。”

    西湘子嘆了【敵無龍】口氣:“那秦弈怎么知道是你殺的?被他看見了?你就不該在秦弈面前直接露面的,被居云岫回溯也說不過去,怎么能如此大意?”

    “這是沒辦法的事,那條虛龍已和孟輕影靈魂相通,它所見的事情當然能反饋到孟輕影那里。秦弈和這個妖女躲在地底下你儂我儂的,估計雙方身上有幾顆痣都看明白了,這點事情有什么不知道的?”

    西湘子想了一陣:“那就很難洗了。”

    鄭云逸一頭霧水:“說清楚點?”

    話音未落,天邊飛過來幾名執法殿人員,當眾宣布:“茲有醫卜謀算宗弟子鄭云逸,援手同門,抗擊魔徒,智勇兼備,以弱勝強,此萬道仙宮弟子當效仿之風。經監察使提案,執法殿一致通過,特賜鄭云逸靈石若干、上品益氣散若干……”

    鄭云逸目瞪口呆。

    靈石若干?對他一個宗門核心有啥用啊?上品益氣散?這就是他們醫卜謀算宗固定出品的東西啊……

    還沒反應過來,就聽使者繼續道:“……另請書宗弟子將其事跡編纂成冊,立為典范,廣為宣揚。另賜錦旗一面,大紅花一朵,乘彩云繞仙宮三日,讓人稱頌,以彰其智勇之氣、友愛之風……”

    大紅花一朵……鄭云逸一口老血在喉頭涌動,強忍著道:“什么編纂事跡,什么繞宮三日,這就不要了吧,低調,要低調。”

    使者笑道:“這是讓弟子們學習效仿,以彰我仙宮團結互助的風氣,更關鍵是嘉獎敢向強敵亮劍的智勇與血氣。監察使說了,鄭師兄面上肯定會謙虛推辭,實際上應該是很高興那種萬人稱頌的場面的,他還口占詩云:春風得意彩云疾,三日看盡仙宮花。”

    那是夸街還是游街呢!

    鄭云逸氣得要死,試探著道:“你們搞得這么大張旗鼓,大歡喜寺知道了沒?”

    “咦?難道大歡喜寺本來不知道是鄭師弟干的?應該并不至于,他們也不傻。”使者笑道:“鄭師弟不用患得患失,整個萬道仙宮在你后面!外交殿已下警告通牒……”

    鄭云逸氣得渾身發抖。

    他殺人之前已經施術擾亂了現場氣機,大歡喜寺很難通過殘跡回溯當時場面,本來是真的很難查到真兇的!如果通過向大乾問詢調查,最大的可能就是指向秦弈;如果通過直接因果回溯,大半是指向孟輕影,因為直接殺人的龍是屬于孟輕影的,甚至那一戰都是觀寂先向孟輕影出手的。

    他本來一切都算得好好的!

    可你們怎么就當他們本來知道真兇來處理了,變成直接自曝?你們是豬嗎?

    本就病根未愈的鄭云逸終于噴出一口血來,眼前一黑,氣得暈了過去。

    耳旁還傳來少年弟子的呼聲:“啊,鄭師叔高興得暈過去了……”

    …………

    這個時候秦弈坐在居云岫屋里,正在提筆給鄭云逸寫“先進事跡”。居云岫坐在旁邊,又好氣又好笑:“你這手可真是太……”

    想了半天,只有一個最合適的形容詞,可她要保持優雅,不好說。

    于是目視清茶。清茶用力搖頭。

    居云岫目露兇光,清茶寧死不屈。

    師徒倆無聲的對話其實已經證明了那個詞眾所周知,就是太賤了……秦弈當然心中有數,目不斜視地寫好“先進事跡”,吹了吹未干的墨跡,笑道:“鄭云逸罵我就算了,你倆可不能罵。”

    居云岫道:“為什么不能罵?”

    “我和他仇怨從哪來的?還不是為了我們琴棋書畫宗!”秦弈道:“你們覺得和他只是同門之爭,君子對弈,他們可未必這么想。屢次勾結外敵,要同門的命,我可不覺得哪里君子了。也就是沒大打出手,沒徹底撕破臉罷了……不回敬他們一道,還真覺得我們琴棋書畫宗都是萌妹子好欺負呢?”

    居云岫道:“算你說得對。可這就是你不解釋那些女人怎么回事就再度進我屋子的理由?”

    你這不是也沒攔嘛……說明對付謀算宗讓你心情很好。

    秦弈心里有數,面上可不能這么答,只是笑道:“因為我光風霽月,和她們真的沒什么需要解釋的。”

    識海中傳來嘔吐的聲音。

    秦弈面不改色。

    不管流蘇怎么想,他和程程孟輕影本來就沒什么需要解釋的。程程恩怨難分,總歸不是那種關系;孟輕影是他明擺著不想牽扯,分道揚鑣。認真說來還真的是理直氣壯的。師姐要糾結她們的關系還不如糾結一下夜翎呢,起碼那是真有深厚感情的,可夜翎好像被師姐直接忽略了……

    可能在師姐眼里,夜翎和清茶一個性質……

    居云岫湊近了幾分:“這么說,我昨天踢你是冤枉你了?”

    “是啊。”秦弈道:“我被踢傷了,要師姐親親才能好起來。”

    “你這生龍活虎的哪里傷了?”

    “傷心。”

    居云岫忍不住笑了出來:“小淫賊,要是當初就這么油嘴滑舌,我根本不會收你入門!”

    秦弈擁了過去,附耳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嘴是油的?”

    居云岫心中微微一蕩。

    或許當初兩人相吻時秦弈沒有意識,可她是完全清醒的狀態。那種感覺……在午夜夢回時,還常常懷念。

    就這么一走神間,秦弈的唇已經試探性地挪到了她的唇角。

    居云岫自己也有些小小期待,低聲道:“就算你這次對付謀算宗有成的獎勵……”

    話音未落,已被堵了個結結實實,只剩下“嗚嗚”的尾音,如泣如訴。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 ̄▽ ̄~)~~( ̄▽ ̄~)~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北京赛车7码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