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請自重 卷二 或躍在淵 第二百三十三章 潛龍在淵 姬叉



    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代表著大乾國運的氣運之龍載著魔女飛走了,龍淵城亂成了一團,皇帝在宮中大發雷霆。屋漏偏逢連夜雨,他最為寵愛的兩名妃子,死了。

    那是觀寂大師進獻的兩名身懷異術的天女,長得妖嬈,懂人心意,實是貼心無比。此外每次與她們和合之后都能感覺神清氣爽,原本人至中年已經有點不太行的能力每次在她們面前就能雄風大起。皇帝不是不知道她們可能是大歡喜寺特意送上魅惑他的,靈虛都進諫很多次了……然而實在割舍不了,反而日漸沉迷。

    結果隨著觀寂失蹤,這兩名妃子也死了……渾身無傷,連御醫都查不出問題。

    咨詢靈虛,得到的答案是,她們為了爭寵,互用讖緯妖術,導致兩敗俱傷,同歸于盡。

    看著靈虛搜出的巫蠱小人,皇帝勃然大怒,一把扯了過來摔【龍敵龍】得粉碎:“所謂仙家,都是混賬東西!”

    靈虛不語。

    他知道這“混賬東西”,指的可未必是秦弈觀寂孟輕影,也未必是兩名私用巫蠱的妃子,而是指他靈虛自己。“所謂仙家”四個字,指桑罵槐,含義隱隱。

    因為這兩名妃子就是他暗中施術弄死的,可不是什么互用巫蠱兩敗俱傷。

    觀寂和慈慧等一堆普渡堂核心盡死于此,正是群龍無首一團混亂之時。他潛龍觀本就在和大歡喜寺爭利,他不趁機弄死這些大歡喜寺天女,也不配做半個政客性質的國師了。

    皇帝想必隱隱猜得出來,只是沒有證據,也不合在這種風雨飄搖的時候和自家國師徹底翻臉。

    但他心中也是嘆息,就這么幾天,已經多處義軍興起,大多是以推翻當地大歡喜寺外門寺廟為導火索的,繼而驅逐縣令,攻占城池。各地告急雪片般飛來,這皇帝重視的居然還是宮中妃子這點小事情。

    也難怪秦弈覺得這皇帝沒救了。

    靈虛知道此刻皇帝心中對自己極為不滿,故意道:“秦弈勾結妖女,謀奪龍氣,他帶來的南離小國王……我們是不是……”

    說著做了個切的手勢。

    皇帝有些厭惡地看了他一眼,剛剛弄死兩個妃子,又伸手向一個區區兩歲的小女孩?你要試試自己的影響力也不要表現得如此迫切。

    其實他本來也對那孩子有點反感,畢竟遷怒是人之常情。如果靈虛不提,他大約也就跟對待冷宮一樣不管不問。宮人勢利得很,自己態度擺著,那女孩的日子會很難捱,夭折也不稀奇。

    但靈虛這么一提,他反而不想這么做了。便道:“秦弈不過掛名的南離國師,與咸寧有什么關系?咸寧是南離王歸附而來,朕收為義女,此千金市骨,萬國咸寧是也。這才多久就無故夭折,天下人怎么看朕,南疆人怎么看朕?不僅不能殺,還不能冷遇,傳朕旨意,咸寧如朕親出,誰敢以螟蛉視之,以亂國論處!”

    靈虛有些遺憾地嘆了口氣。

    皇帝覺得自己的權術還是壓了這國師一頭,心情略好,撫須道:“至于那龍氣……那不過是個觀測的意象,根本不能代表我大乾山河。國師無須杞人憂天,朕乏了,退下吧。”

    靈虛唯唯而退。

    皇帝這句話也不能說有錯,即使按秦弈的理解,這龍氣取走也不是致命的問題。如今連京中大歡喜寺殘留和尚都被靈虛弄得差不多了,妖氛為之一肅,大乾基礎好得很,完全可以重新振奮。只要他能勵精圖治,也未必不能山河中興,龍氣再起。畢竟誰家國運都不是天上掉的,都是各種原因逐漸凝聚而成。

    可轉頭就是乏了,而不是什么舉措,這就等于一句屁話了。

    靈虛慢慢出門,在廊道樹叢的陰影下,秦弈安靜地站在那里,一襲青衫,如松如竹,靈虛很懷疑就是有凡人站在他面前,不細看都未必知道有人。

    這是與天地相融的玄奇,這位秦弈道兄已近道矣。

    他上前施了一禮:“道兄。”

    秦弈道:“做得不錯,以后孩子還請道兄多多關照。”

    靈虛轉頭看了看咸寧宮的方向,以他的觀星望氣之術,可以看出那邊隱有龍形,雖然很小,卻是真龍。

    他微微一笑:“依道兄之言,我扶的大乾與道兄心中不同。然而咸寧公主此時代表的卻恰恰是我所需的大乾,所以道兄盡可放心。”

    秦弈道:“我會時不時關注此事,如果讓我發現無仙有失……”

    靈虛搖了搖頭:“道兄,時至今日,你我雖然出發點不同,但最終目標已經再度一致了。”

    秦弈失笑:“那萬道仙宮就依然是你的后臺。”

    靈虛慢慢道:“那貧道就在此祝愿道兄,讓萬道仙宮只有道兄一種聲音。”

    秦弈瞇起眼睛看了他一陣:“承君吉言。后會有期。”

    “道兄保重。”

    眼前一花,已經失去了秦弈的蹤跡。

    再度出現時,秦弈已到了咸寧宮中。隱身術一用,大搖大擺地走進了李無仙的寢殿。

    有兩個小宮女正在幫她換尿布……秦弈安靜地等她們換完,打了個響指,兩個小宮女忽然瞌睡大起,伏在床邊睡著了。

    秦弈現出身形,李無仙就睜著大眼睛看著他,一點也沒覺得驚奇。

    畢竟已經是個跟著他在天上飛來飛去的娃娃了吧,對這些怪事接受度比較高?秦弈也沒多想,蹲在床邊捧著小女孩的臉蛋,笑道:“小天才,我知道你聽得懂……最后給你一個選擇,你還可以跟我回山。這里或許有你的前途,但山上有你的安樂。”

    “爹爹這里很好玩鴨,爹爹也留下來陪我好不好。”

    “我不是你爹……”秦弈無奈道:“為什么總這么喊我?”

    “母后說,姑姑她們口中那位英雄,最多稱為父王,不是爹爹,能關心我保護我的才是爹爹。”

    “……”秦弈默然半晌,低聲道:“那我也不配。如果你想的話……你可以喊我姑父,或者師父。”

    “?”李無仙喊不出來的樣子。

    秦弈摸出一塊玉佩戴在她脖子上:“我在玉中錄下了最好的基礎修仙法門,還有武道入門,都是我自己學的那種。等你再大一點,握著它就有功法傳遞進你心里。同時它還能給你祛病防災,希望你健康安樂,等我有空,還會來看你。”

    “師……師父。”小女孩終于喊了出來:“你要走了嗎?”

    “這世上有很多人,并不覺得人是人。我不認同,但我要追上她們,既能讓自己做個人,也能護佑你安然成人。”

    “聽不懂……”小女孩道:“我要做一條龍,好漂亮好威風。”

    秦弈啞然失笑,指了指天空:“知道這座城的名字嗎?”

    小女孩懵懵地搖搖頭。

    “這叫龍淵城。”秦弈捏了捏她的小臉:“潛龍在淵,或許指的就是你。”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 ̄▽ ̄~)~~( ̄▽ ̄~)~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北京赛车7码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