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請自重 卷二 或躍在淵 第二百三十章 仙子魔女都一樣 姬叉



    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秦弈倒也沒想到她居然會自辯,按理她不該有這種心思,自己理解不理解、認同不認同,對她而言又有什么關系呢?

    但話既然說到這里,他也就回道:“魔道氛圍便是心狠手辣,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什么的……我理解,姑娘本來也無需跟我爭議。整個魔道行事我都不認同,不是針對姑娘個人。”

    孟輕影冷冷道:“如果你也從懂事起就在魔道宗門長大,現在的你也是一個魔頭,哪來現在這股道德上的優越?”

    秦弈不語,并不太想爭辯。

    確實可能人的思想是受了環境與教育的影響而成,你幼時所處環境自己也無從選擇,也不能怪她,說不定還有很凄慘的童年,很值得同情。但問題是性情三觀既然形成,已是既定事實了,雙方尿不到一壺,又何須去強求認同?

    其實她要殺自己,秦弈倒是不太當回事,或者行事陰狠毒辣都可以包容,他本來就是包容性比較強的人。可那種不把人命放眼里,明明知道煉古尸成魃會害方圓百里成死地的舉動,是觸了底線。

    如果連這個都無所謂,還入個屁的俠。

    要是冰釋前嫌交個朋友什么的,下次她又做出類似的事來,自己怎么看待?這朋友根本就做不成。

【龍無敵】    如果說扭轉她的觀念或者約束她的行為,秦弈也不認為自己有那魅力,所以爭辯并沒有意義。

    孟輕影似是看出他在想什么,忽然道:“你是覺得那鎮子上的平民無辜?我當時煉尸是害人?”

    秦弈“嗯”了一聲。

    孟輕影的目光變得有點奇怪:“所以你是覺得我就可以隨便死?”

    秦弈道:“何出此言?”

    孟輕影冷笑道:“你以為我有你或者明河那么好命,身上多少超出自己等級的保命法寶?我連個本命傀儡都需要自己去爭取,所有師兄弟都一樣。到時候同門大比,勝者才是師父真正的核心嫡傳,那時候可能才會有一些不一樣的東西賜下。”

    “輸了的呢?”

    “要么死于競技場,要么跪舔勝者做個奴婢,你覺得還有第三條路么?”

    “這是……養蠱?”

    “差不多吧。在我宗,弱小就是罪孽。”孟輕影淡淡道:“所以你覺得我為什么非要自不量力,看上的要么就是暉陽古尸,要么就是氣運之龍,我不能降低一點要求換個低級一些的慢慢煉?不行,因為弱了一點,可能就會輸。”

    秦弈一時不知道怎么說才好。

    “強大的本命傀儡可遇不可求,我當時能找到那古尸已是很不容易,并且在那里已經耗費了很長時間,若是再拖得一年半載,我還是找不到合適的傀儡的話……你同情那些鎮民,誰同情我?”孟輕影聲音大了起來,顯得有些激動。

    秦弈其實很想說你花了那么長時間布局,如果有心完全可以設法先遷徙了鎮民,或者布置什么結界來避免旱魃影響,不管是否做得到,你是完全沒想過。甚至你還去考驗明河是否如你一樣自私呢……這是大家的根本分歧,對他人生命的根本漠視,而不在你煉古尸這件事本身……

    但他忍了一下,還是沒說出口。

    她會在這里一直解釋,有些激動地試圖自辯,讓他有些心軟,并不想去尖銳以對。

    孟輕影道:“被你與明河破壞之后,我無計可施。到了龍淵城看見國運觀測的意象,才起了瘋狂的想法,試圖以此為傀。你以為我一個女人會很愿意與大歡喜寺合作,與虎謀皮?”

    秦弈終于嘆了口氣:“所以你之前是真的很恨我啊……”

    孟輕影怔了一下,才醒悟自己的激動有些沒來由。

    明明該恨他才對的吧,這么激動的自辯干什么,要他理解什么?

    她“哼”了一聲,別過頭去:“不錯,我還想殺你。你何不先下手為強?”

    傲嬌了?

    秦弈神色古怪地看著她的側臉,忍不住道:“是不是當仙子魔女失去了法力,都會失了仙氣魔氣,變得跟凡人女子一樣?”

    孟輕影又轉回頭:“明河?”

    秦弈默認。

    孟輕影忽然道:“喂,你和明河到底那個過沒有?”

    “哪個?”

    “就是我剛才想讓你……”說了一半,孟輕影啐了一口,沒再說下去。

    敢情你剛才還真的想過?

    秦弈的神色更古怪了。

    明明失言,孟輕影卻反而恢復了本色,嫣然一笑:“是不是有點后悔?我剛才真的想過。”

    秦弈憋了好半天才把“后悔”兩個字憋回去,憤憤然撿起地上一根散落的藥草丟了一下,咕噥道:“有什么可后悔的,女人都是大雞爪子。”

    識海里傳來“撲哧”一聲,秦弈面紅耳赤。

    看著他通紅的老臉,孟輕影眼中有點異色,還是慢慢道:“如你所言,不是一路人。你還是去抱你的明河吧,將來她找我復仇,或許你還會親手把棒子敲我腦袋上。”

    秦弈也不說話了。

    爐火輕輕搖曳,映照著墻邊兩人的臉,忽明忽暗。

    “秦弈。”孟輕影忽然道:“交易并沒有結束,我還要分一絲氣運之龍給你那小侄女對不對?”

    “嗯……”

    “那你還這樣得罪我,一臉分道揚鑣的樣子,不怕我惱羞成怒,賴了你的賬?”

    “就算我當個舔狗鞍前馬后,你一定要賴賬,我也拿你沒辦法。”秦弈道:“這種事情,終究看你自己,是否如我想象中的大氣。”

    孟輕影抱著膝蓋想了想,低聲道:“你救了我的命,給我治傷,連鬼泣玉都是你的。秦弈,我欠你人情,那絲氣運不夠償還,你可以再提其他要求。”

    配合她剛才的言語,所謂其他要求大概是確實有肉償的可能,秦弈聽得出這種意味。但這個時候這種意味已經輕了很多,更趨向于正常交易了。

    秦弈甩開那點隱隱的小后悔,答道:“救命什么的不用提,本就是一場互助。至于鬼泣玉……我比較需求靈魂修煉相關的東西,我看你對這方面比較熟,能給我什么幫助,看著給吧。”

    孟輕影轉頭打量了他一陣子:“你離突破騰云還有一段時間,就開始做準備了么?”

    秦弈默認,這可不能說是為了流蘇。

    孟輕影忽然“哈”地一笑:“有個好東西,在我突破騰云的時候給了很大的幫助,恰好對你也有用,而且這東西你見過。”

    秦弈奇道:“什么東西神神秘秘的,拿出來看看啊。”

    孟輕影渾身輕松地靠在墻上,悠悠道:“東西在我肚兜夾層的小空間,護心之用。有人封了我的法力和神念,我無法探入空間拿出來……要么解了我的封印,要么自己來摸。”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人要意識到自己過得悲哀需要很長時間,要意識到其實不必如此,則需要更久。
開心就好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北京赛车7码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