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請自重 卷二 或躍在淵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這種妖女我見過 姬叉



    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其實秦弈心中也偶爾會閃過一種魔鬼念頭。

    ——明明在和大歡喜寺的人為敵,中的毒為什么是法力破壞,而不是媚藥呢……

    如果是那種東西,自己也就“勉為其難半推半就說一聲仙子請自重”然后就從了吧,沒什么心理障礙。

    可惜不是,那只是鄭云逸的醫宗之毒,效果更類似于軟筋散或者散功藥這一類的東西,附帶破壞經脈等傷害作用,如果一般人可能直接廢了。只是孟輕影畢竟騰云修行,還能壓著藥力爆大招,最后還有余力招龍。

    如果只是這種yy,倒也不算什么魔鬼,很多男人都yy過。

    真正的魔鬼是,這種暗室之中,想要把她怎么擺布都可以的心理認知。而且這是仇敵,她曾經心心念念要殺你……理論上說,你怎么對她都不過分。

    還可以說,自己在替天行道,誅殺一個視人命如草芥的魔女。

    還可以說,自己在替明河報仇,讓她體會一下當初明河差點被那啥的感覺,而且你曾要殺明河,我也該替她殺了你,以絕后患。

    理由太多太多,可以說服任何人。

    但秦弈說服不了自己。

    乘人之危欺暗室,做不出來。當初對明河做不出來,如今也一樣做不出來。

    按流蘇說的直接殺了吧……前一刻還在并肩作戰,下一刻就翻臉插刀,也做不出來。

    心有【敵龍無】邪念,但做不出來,這是一個正常的人吧。

    甚至在問流蘇之前,他心中想得最多的是幫孟輕影治療呢……大家仇怨未解,那也是以后再解決的事吧,不該是現在。

    流蘇嘆了口氣:“所以說吧,我說話干嘛,你又不聽。”

    “呃……”

    “反正早也知道,你雖看著有點色色的,本心確實是正人君子。”

    “喂,我哪里色色的了?”

    流蘇:“呵呵。”

    秦弈:“……”

    流蘇懶得跟他扯色不色的問題,又道:“正人君子往往吃虧……目前為止你還沒因此吃過虧,是好事,也未必好……我一直挺想讓你吃個教訓的,卻總是沒遇到。這次我也很期待,這個魔女會不會是你吃虧長記性的開始。”

    “正人君子又不代表傻白甜。”秦弈道:“不殺她,難道我不能先制住她?”

    …………

    孟輕影悠悠醒轉,眼神從迷糊到凌厲只是瞬間,第一反應就是喚出慣用的影梭。

    然而失敗了……法力空空蕩蕩,根本用不出來。

    內視了一下,孟輕影微感愕然。

    不是想象中的傷勢惡化,相反,有絲絲藥力正在梳理經脈,抑制毒素破壞,調和她受損的軀體,連被反噬得絞痛的神念都有藥力在滋養。

    一切正在好轉。

    但下丹田的金丹上,有個清晰的封禁,金丹鎖死,法力不能動用。連神念也被限制,神念不能離身,也就不能溝通傀儡幫忙。

    鎖神丹……孟輕影心中一沉,這是大歡喜寺的丹藥,是為了那種清醒調教的惡意而設的東西……

    難道自己最后的神念讓氣運之龍守護,終究還是失敗了嗎?還是落在了大歡喜寺手里?可大歡喜寺怎么沒有收繳自己的戒指,還戴在手上?

    她終于把目光投向前方。

    黑暗的屋子里,隱隱有丹火在燃,一個人影背對著她,正對丹爐在煉丹。

    那背影……是秦弈。

    孟輕影反有舒了口氣的感覺,既是秦弈,鎖就鎖了吧,是他的話不會做什么過分的事。

    丹藥想必是從慈慧那些和尚那兒摸來的,之前也見他用了大歡喜寺的纏綿鐘和無色界了不是?

    這藥……只是為了擔心自己復原之后翻臉?

    孟輕影自嘲地笑笑。

    好像很應該。

    她發現……她信任秦弈還勝過信任自己。

    如果流蘇能聽見她的心聲,想必會點頭,類似的話它也對秦弈說過。這種感覺很奇妙,起碼流蘇覺得自己偶爾會忍不住對秦弈賣萌,有大半原因是因為這個。

    那種讓人安心的感覺……哪怕他只是個菜鳥。

    “醒了?”秦弈似乎感應到她醒轉的變化,頭也不回地道:“稍等,這一爐丹就好了。”

    孟輕影也就不說話,安靜地看著他煉丹。

    此地沒有地火,丹火是秦弈自己的術法,那是巫祝祭火吧,很穩。

    想不到他還是個丹師……孟輕影轉頭看看,雖是法力被禁,但夜視能力已經沒有問題,可以看見這屋子四周都是藥柜,有成品丹藥也有藥材。原來是個藥室……他是在現場取藥煉丹,針對性的配制對癥丹藥?

    真是比想象中還靠譜。

    小小年紀,好像還沒自己大呢,會的東西可真多,武修,道修,煉丹,琴棋書畫……從他的身法判斷,應該還是個懂陣法的。

    丹爐忽然自啟,有幾枚丹藥自動飄浮上來,滿室生香。

    秦弈沒有熄爐火,留了一撮火焰,好像當篝火似的,然后才取了丹藥坐到孟輕影身邊:“這是真正能解你體內之毒的,大概需要三粒,每日一粒……”

    孟輕影也不猶豫,取過丹藥直接服了一粒。

    閉目感應了一陣那毒素飛速驅散拔除的感覺,她微微一笑:“也就是說,我還要和你在這里呆三天?”

    “事實上,你我已經在這里呆了三天。”秦弈道:“難道你看不出,我自己的傷已經養得七七八八了?”

    “看得出。”孟輕影笑容變得有了幾分嫵媚:“所以……現在秦大爺生龍活虎,小女子被鎖了神,是不是該任由秦爺享用了?”

    “能不來這套么?”秦弈道:“你知道我只是在防備什么。這次你我算是攜手互助,有始有終。將來江湖路遇,該怎樣再怎樣吧。”

    “該怎樣?”孟輕影有意曲解著:“也就是說,秦爺打算下次再用我?”

    “女人,你是欠那啥?”秦弈斜睨她道:“一定要往那方向扯,挑逗男人的神經,對你有什么好處?”

    “何須好處?”孟輕影道:“我也想要,不行嗎?”

    “得了吧,你這種妖女我見過……”秦弈頓了一下,還是道:“口中勾勾搭搭,實際說不定在告訴自己:快點露出色念,給我一個殺你的理由。”

    孟輕影神色微變。

    她倒是沒這么想,只是想挑逗他一下,只不過覺得很好玩。

    她甚至覺得玩火自焚也沒什么大不了的,秦弈越看越順眼,不是大歡喜寺那些惡心巴拉的,真與他一夜風流又如何?魔道妖女,只順心意而行,無需貞節牌坊。

    可秦弈這話卻像把刀子,插在她的心里。

    她本因傷勢復蘇而略微紅潤起來的臉色再度蒼白下去:“你……就真的對我防備至此?”

    秦弈靠在墻壁上,有些出神地想了想:“倒也不是……不過孟姑娘,你我不是一路人,就沒必要過多牽扯了吧。說不定將來,我見你殺戮無辜,又要與你為敵……”

    孟輕影怔了怔,倒是沉默下去。

    也對。

    有什么可牽扯的,不是一路人。

    交易兩訖,橋歸橋路歸路。

    但不知為什么,原本絕對懶得爭辯的三觀問題,此刻她竟忍不住,幽幽道:“你覺得我草菅人命,可你又知不知道,抱著你這種所謂的善意,在魔道宗門能活幾年?說不定早就成了別人的女奴,爐鼎,還能好端端站在這里跟你說話嗎?”

    ————

    ps:自查整改了一天,更新晚了勿見怪。其實今天原本事不多,還打算補上個月加更的,時間全浪費了,真tm蛋疼。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謝樓主更新  好書要支持
開心就好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北京赛车7码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