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請自重 卷二 或躍在淵 第二百二十六章 各出底牌 姬叉



    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在這種緊張的時刻,秦弈腦子里的第一反應是:為什么個個都覺得她是我的女人?

    因為我臉上有桃花嗎?

    但不管怎么說,此刻總歸是并肩作戰的合作者,不可能甩下她跑路跑也跑不了,真跑了反而會被他各個擊破死定了,咬牙拼一把還有希望。

    他不動聲色地悄悄給孟輕影塞了一枚丹藥,立刻揮棒攻向觀寂,給孟輕影爭取一點恢復的時間。

    他當然不可能隨身帶著能解鄭云逸毒素的丹藥,用的只是很早很早就煉出的那種“解百毒”的低級仙丹。這種所謂解百毒的效果有限得很,對凡間之毒算是能百解,可對這種仙家之毒效果寥寥。但好歹屬于一種能“對癥”的,能起多少效果算多少,緩解片刻也好。

    狼牙棒已經攻向觀寂的腦門。

    觀寂伸手一抬,金光一閃,那狂暴的罡氣就被消融無蹤,棒身敲在金光上,發出金鐵交鳴的聲響。

    秦弈感覺出來了,這金光不是武道罡氣也不是法力固形……本質還是某種法術,凝聚佛光護體。

    也就是說,這佛光還能變!

    心念一轉,便已見佛光暴漲,灑向面門。

    這種普照式的光芒,根本沒法閃躲,只能硬扛!

    他迅速收棒,轟出一面罡氣墻。

    “砰!”

    無可抵御的巨力涌來,自己平日里無往不利的罡氣爆發在此時如同小孩子揮木棒似的,被一巴掌就扇飛了老遠。

    身后有影子拂過,將他接住。否則若是撞上了墻壁,機關要被他自己吃了。

    秦弈勉強借影落地,“噗”地噴出一口血來。

    太強了……騰云六層的力量,根本不是自己此時能抗拒,就連破防都做不到……

    觀寂哈哈一笑:“不錯的罡氣,不錯的戰法,可你對騰云的力量一無所知,真以為武修犀利到能隨便越級?”

    隨著話音,他踏前一步。

    隨著踏前的動作,空中便有一個巨大的足影,沖著秦弈與孟輕影踩了下來。

    秦弈知道孟輕影此時閃避艱難,一把抱住就地一滾。

    “轟!”

    足影踏在地面,整個地宮都開始坍塌,有無數石塊從頂上落下,秦弈爆起罡氣撐在上面,便迅速從孟輕影身上跳了起來,一棒橫掃,正好擋【無龍敵】下了一道佛光。

    又是一股巨力涌來,秦弈虎口崩裂,差點握不住狼牙棒。

    他發現了,其實觀寂的動作有些遲滯。

    那跗骨之蛆對他絕對還有影響,他有力量,卻并不靈敏。

    可是騰云六層,修行超過自己太多……哪怕明知道他中了跗骨之蛆后,腿腳不便,閃避方面肯定有欠缺,可差距這么大有什么用?

    就算想用誅魔劍,也不是隨隨便便祭出來直接用的。他出自大宗門,對方應該會想到可能會有超越等級的法寶,肯定有所應對,對方自己也是大宗門出身,不可能沒保命法門。那大招只能用一次,自己就廢了,萬一浪費就玩完了,必須有時機。

    可時機何來?

    他忽然道:“我看你也就跟武修差不多,能量轟轟轟的,白騰云了。”

    觀寂笑了:“且放心,術法之妙,你現在就會吃到了。”

    他伸手一握,秦弈驟然發現身側綻放了一個巨大的手掌,他連躲閃都來不及,就被一把捏在中間,手掌中似有佛國之相涌現,而與此同時觀寂的眼中有異芒閃過。

    孟輕影在身后急喊:“小心掌中佛國!他要將你變成佛奴!”

    靈魂秘法!

    騰云境,除了法力比琴心翻了無數倍之外,最根本的就在于神念的運用,大歡喜寺的靈魂之法,當然是把對方的意識抹去,變成虔誠的“佛子”,其實就是他的奴隸。

    孟輕影大急,這秦弈想什么呢,硬碰硬都玩不過,還挑釁對方用術法!

    還是用的靈魂之法,這觀寂是真的要讓秦弈老老實實地看著他玩孟輕影,說不定還在想著讓他助推?

    本來無需如此,一把將秦弈捏碎都比用洗腦秘法來得直截了當,就算用神念,也是直接轟擊比洗腦干脆利落。這是秦弈的挑釁激怒了這個和尚,他要凌辱!

    孟輕影不知道秦弈此刻的精神識海受到了怎樣的轉變,萬一秦弈變成佛奴,那就完了!她再顧不上體內翻江倒海的法力紊亂,纖手結成了一個奇異的法印,幽暗的廊道之中,所有的暗影仿佛凝成了實體,像是被吸收過來,如同漆黑的天幕被收取似的,場景詭異絕倫。

    而暗影吸取濃縮到一點,直接在觀寂身前爆開,恐怖的能量爆發連觀寂的護體金光都被炸得稀爛,更有數不盡的鬼泣哀嚎響徹耳膜,直透靈魂,卷碎識海!

    森羅鬼獄,千闇魂滅!

    孟輕影噴出一口血來,徹底癱軟下去,這一招便是她全盛時也很難用上的絕技,在這種時候用出來,反噬讓她完全無法承受,真的是傷得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而效果當然也很強……

    觀寂似是沒想到孟輕影還能有這樣的爆發,有些狼狽地祭起他的缽盂,巨大的*字形如風車旋轉,將所有暗影暴烈的能量盡數吸收抵御,而攻擊秦弈的神識早已收了回來,全力防護自己的識海。

    其實他有把握,秦弈已經完了。

    孟輕影的大招救援看似及時,可靈魂交鋒只是一剎,他秘法已經用出去了,秦弈的識海已經受到了洗禮,區區琴心修士怎么可能擋得住?就算不被洗腦成佛奴,至少也是苦苦抵抗毫無余力才對。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就在他全力抵抗孟輕影大招的同時,秦弈眼里厲芒爆現。

    他挑釁對方用術法,挑釁的就是靈魂之力,因為有流蘇幫忙把魂力給吞了,對方怎么可能想到?

    時機就是現在!

    他一拍戒指,一道神劍虛影從他戒指上方浮現,恐怖的劍芒帶著毀天滅地的破滅之力,轟然沖向近在咫尺的觀寂。

    那是蠻不講理的殺戮,最凌厲的毀滅,能把前方一切碾碎的暴烈!

    誅魔劍,暉陽之能!

    觀寂瞳孔一縮。

    他想得到秦弈可能具備暉陽級的法寶,本不擔心,因為琴心御暉陽的可控性太低,秦弈要釋放也要聚氣籌措,并且用完就廢,他完全可以處理。

    可他真的沒想過秦弈為什么能完全無視他的靈魂秘法,還能有余力籌措爆發出這樣恐怖的殺招,在他應對孟輕影絕技的最關鍵時,驟然爆發!

    他神色有些心痛,卻并無猶豫,第一時間就從戒指里飛出了一串佛珠。

    他也是出自大宗門核心,豈無高級寶貝?

    這串佛珠便是暉陽之寶,一顆一粒皆是一界,能把這誅魔劍氣吞噬剿滅。

    可就在這時,秦弈懷中莫名其妙地探出了一只纖手,一巴掌就把佛珠旋轉的位面界力給拍偏了。

    當初進地靈秘境是居云岫給秦弈的保命畫卷,能招她的力量跨界一擊,當初還剩一次沒有用完……這也是暉陽之力!

    “嗖!”

    誅魔劍呼嘯而過。

    觀寂哪里還來得及,只下意識地祭出體內金丹,與那恐怖的誅魔劍氣重重交擊在一起。劍氣絞過,金丹化作齏粉。

    觀寂猛地噴出一口血,那看似青年的容貌瞬間變得腐朽蒼老,凝起最后一點法力沖破地宮之頂,逃之夭夭。

    金丹碎了,這是不可承受的重創,此時的他與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頭沒任何區別……天知道秦弈還有什么后招,再不跑就沒命了。

    秦弈想要追上去,可腳下一頓,沒能騰起,想要祭出手帕,卻發現連從戒指里掏出手帕的能力都沒有了。一陣天旋地轉襲來,渾身骨骼經脈像要斷了一樣,血跡緩緩從唇角溢出,秦弈仰天栽倒,“砰”地一聲,徹底栽進了廢墟里。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 ̄▽ ̄~)~~( ̄▽ ̄~)~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北京赛车7码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