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三天時間,眨眼而過!

    大漢帝國同安一年十二月十一日這一天終于還是到來了,現任的白蓮圣主,就將在這一日,在越州城中,正式登基為帝,建立白蓮天國,與晉州朝廷正式分庭抗禮。

    這是白蓮教的大日子,天還沒亮,城里的一條條的大街上,已經站滿了一排排槍明甲亮的白蓮教的軍士,所有城中的百姓居民,挨家挨戶,都被要求起了床,穿著最嶄新漂亮的衣服,在門口放上香案,點上香,在瑟瑟的寒風之中,對著皇宮的方向跪著——與天同慶!

    整個越州城中,這個時候還能在街道上活動的,除了白蓮教的軍士之外,就只有要到皇宮參加這次盛典的城中白蓮教的一干上層人物。

    鬼王今天也起了一個大早,天還沒亮,鬼王就已經醒了,然后在自家的府邸之中讓仆役收拾干凈換上參加大典的禮服之后,鬼王也坐著他的豪華四輪馬車,帶著他數百人的華麗儀仗和護衛,浩浩蕩蕩的的朝著越州城的“皇宮”方向行去。

    坐在那華麗的四輪馬車上,在車輪轱轆轆的轉動聲中,手上抱著取暖的鎏金爐,透【龍無敵】過琉璃拼花的馬車車窗看著外面街道上一個個穿著新衣點著香案跪在自家門口的城中百姓,一種高高在上飄飄然的感覺,讓鬼王差點暫時忘記了這些日子來的那些不快和他今天早上一醒來就眼皮狂跳不停的事情,只是,這種飄飄然的感覺沒有持續多久,而當他的車隊人馬越靠近皇宮,而守在大街上的那些白蓮教的軍士變成千葉衛的時候,鬼王的眼中才閃過一絲讓人不易察覺的陰郁。

    和鬼王坐在馬車里的,還有他手下的一個心腹,現在的身份是他府上的管家,今日也和他一起入宮參加大典。

    鬼王的這個管家心腹是一個極其善于察言觀色的人物,但他看到鬼王眼中的那一絲陰郁的時候,不由就在旁邊開了口,“也不知圣主是怎么想的,現在在圣教之中,無論資歷威望還有功勞,能擔任千葉衛統領的,非大人你莫屬,而圣主卻安排了不知道從哪里找來的一個人就讓他當了千葉衛的統領,教中的許多老人,都為大人感到惋惜!”

    鬼王用鼻孔哼了一聲,臉色更加的陰郁,沉默了幾秒鐘之后才緩緩說道,“這話你不要在外面說,現在的白蓮教已經不是以前的白蓮教了,要是你這話讓人聽到,恐怕我都救不了你,圣主大人做什么,都是對的,記住沒有!”

    鬼王的心腹管家依然笑著,只是聲音也不由自主的放低了很多,“這話我當然是對著大人你才說的,大人放心,在外人面前,我這嘴絕對比縫起來還嚴,只是這幾日我也在外面聽到不少風言風語……”

    “哦,什么風言風語?”

    “那些風言風語說,圣主這次選擇的登基日子,不是二八之月,也不是甲子日,又無六無九,恐怕不吉,圣主這次登基,有些操之過急了……”鬼王的心腹一邊說著,一邊悄悄打量著鬼王的臉色。

    對這些東西,鬼王向來不信,所以聽到之后也只是不屑一笑,“哼,要是選個好日子登基就能流傳千百年,那歷朝歷代那些不過三五十年就亡了天下的朝廷帝王又要找誰說理去!”

    “大人說得對,不過還有的流言就有些誅心了……”

    “什么意思?”鬼王的眼睛一下子瞇了起來。

    “這個,屬下不敢說……”

    “你說吧,我不怪你!”

    鬼王的那個心腹先拉起了自己這邊的車窗的簾子,隨后才小聲的開了口,“那流言說圣主不知道從哪里可以找來如此多的強者高手,最終的目的就是要把以前教中的老人全部替換清洗掉,以后圣教就算能打下大漢帝國的江山,那坐江山的恐怕也不是現在為了圣教出生入死的這些人,而是圣主從外面找來的那些強者高手,只有那些人才是圣主的心腹,才能得到圣主的信任,像大人這樣在教中德高望重的老人,以后都有可能……有可能……”

    “有可能什么?”

    “有可能……被圣主當做炮灰給犧牲掉……”

    啪……手上的鎏金爐一下子就被鬼王給捏成了一團,鬼王的臉色,也變得鐵青,臉上殺機密布,因為這些流言,恰好說中了他心中最擔心也是最害怕的事情。

    原本在白蓮教中,鬼王雖然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在整個教中的地位,也就只是排在那么三五個人之下而已,也算得上是教中的頂級大佬,但此刻,白蓮教的事業是越做越大,但鬼王卻感覺自己離白蓮教的那個權力中樞卻越來越遠了,站在他頭上的人,不是少了,反而越來越多,那個圣主越來越讓他恐懼,而且那個圣主不知道從哪里找來的強者高手正一步步的把他排擠出白蓮教的核心圈子,如果不是因為他以前在教中的身份還有他手上這些年一手操練的夜行鬼軍還有點用,這次的大典中的天王,估計都沒有他的份,而就算能成為天王,但只要想一想在這個位置的人還有十個,他頭上還要再頂著一個宰相,鬼王對自己的前景,可是半點把握都沒有。

    “大人贖罪……”鬼王的心腹看到鬼王的臉色,嚇得頭也不敢抬,連忙請罪。

    鬼王深深的吸了幾口氣,臉色也慢慢放緩,“我不怪你,我問你,這流言是從哪里傳出來的,已經傳了多久了……”

    “這流言從哪里傳出來的我也不知,但是我聽到的消息是,差不多從半年前圣主找到第一批高手強者來到教中后不久就有這樣的流言開始在教中悄悄流傳了,我也是前幾天化妝出去給大人辦事才碰巧聽到的,現在教中的老人,除了大人之外,其他人也是人人自危,大家心里都擔心,只是嘴上不敢說,更不敢讓大人你和圣主聽到而已……”

    鬼王的聲音一點波動都沒有,“圣主不是這種人,以后這話無論在府里府外,都不許再向任何人說……”說到這里,鬼王停了兩秒鐘,“這次大典完成后回到府上,你到庫房之中再去支取一些銀子,在城里和教中多布置幾個眼線耳目,以后這越州城中還有什么風吹草動和流言蜚語,我要第一時間知道……”

    “是,大人放心!”鬼王的心腹管家心中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反而有些興奮起來,他知道,自己這次賭對了,鬼王會越來越倚重自己,而自己手上的資源權力,也會越來越大。

    不多時分,鬼王的車隊儀仗已經到了越州城的“皇宮”之外,此刻云集到這里的人馬何止上萬,白蓮教中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差不多都是帶著儀仗護衛在這里齊聚,而且各人的儀仗護衛,那是一個比一個人多,一個比一個華麗。

    鬼王的儀仗護衛,差不多一直來到皇宮入口的地方才停了下來,這邊的車馬剛剛停下,鬼王剛剛一下馬車,正準備進入皇宮,就在他的眼睛掃過周圍人群的時候,猛的一瞬間,在看到前面走進宮門的一個背影的時候,鬼王的心臟狠狠的驚悸收縮了一下,一股冷氣讓他背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那是……

    就這么一恍惚,等鬼王再朝宮門看過去的時候,剛剛那個背影就混在一大群侍衛的人群中,已經再也找不到了,鬼王再仔細的朝著那群走進宮門的侍衛看了看,卻再也無法在人群之中找到會讓自己再有心悸感覺的背影。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那個人現在可是平西王,大權在握,而且聽說已經失蹤大半年了,生死不知,怎么可能會出現在這里,而且剛剛那個背影仔細回想好像和自己見過的那個人還是有點區別的,身材稍微消瘦了一點,肩膀略窄,完全對不上號啊,鬼王自己安慰著自己,在心里搖著頭,看來自己今天一起來就眼皮狂跳,是有些疑神疑鬼了……

    “郭明川見過大人……”廣威將軍郭明川一下子出現在了鬼王面前,一臉笑容,笑容中透著親近和熱情,“聽說大人這次獲封天王,真是可喜可賀,前兩日我家中送來一些特產,等明日我讓人送到大人府上,一點心意,希望大人別嫌棄……”

    “啊,原來是明川啊……”鬼王把視線從遠處轉了回來,看著自己眼前的廣威將軍郭明川,想到自己在教中失勢以來這個郭明川還一如既往對自己如此恭敬,隨時都有禮物和心意送到自己府上,心里不禁有些感慨的拍了拍郭明川的肩膀,“真是難為你了……”

    “大人說的哪里話,這都是應該的!”

    “走吧,咱們一起進去!”

    “大人請……”

    鬼王隨后和郭明川一起走到了“皇宮”之中……

    這越州城中的皇宮,雖然是改建的,但整個皇宮透出的氣息,卻也是不凡,有點縮小版的帝京城皇宮的意思,而如果論陳設的話,這里的奢華,卻完全不遜色于帝京城的那個皇宮……

    鬼王就和郭明川一路走著,穿過重重的宮廷守衛,直接來到了今日大典的白蓮大殿。

    兩人來到之時,這白蓮大殿之中該來的人已經來了七七八八,大殿的最后面,金玉為階,一把龍椅,就擺在最高處,金光閃閃,熠熠生輝……

    能進入到的大殿之中的人都是白蓮教的最上層的那些人,而在大殿之外的廣場上,白蓮教中的各色官吏骨干,足足數萬,全部聚集在外面……

    ……

    ps:感謝大家陪著老虎走過2018,一起迎來2019,在這里,老虎祝所有書友元旦快樂,在新的一年,萬象更新,越來越好!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好書要支持。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北京赛车7码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