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長刀劃破一百多米的空間,就像一道化為流光的閃電,帶著巨大的破空聲,朝著正在吃瓜的嚴禮強飛射過來……

    嚴禮強眼皮都沒有眨一下,依然吃著瓜。

    這長刀是殺嚴隊中的那個武帝級的強者,或者更準確的說是那個武帝級的影魔在被無數戰俑包圍的混戰中,用腳從地上踢過來的。

    這把長刀的主人,一個武王級的影魔,現在已經是地上面上的一堆肉醬,那是真的肉醬,不是假的,那個影魔死得很憋屈,雖然他已經奮力粉碎了十多個戰俑,砍掉了好幾個戰俑的腦袋胳膊,但是沒有卵用,因為被他粉碎殘缺的戰俑,片刻的功夫又完好如初不知疲倦的回歸到了對他的圍攻之中,不斷的在給他的身上增添新的傷痕,終于,當他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越來越深,血液越流越多,行動的速度越來越慢的時候,只是瞬間,兩桿長槍,四把長刀,五支箭矢同時從不同的方向沒入到了他的身體之中,或者切割過他的身體,把他的身體瞬間撕成了粉碎,變成了好多血淋淋的肉塊掉在地上。

    那掉在地上的肉塊開始還能看得出尸體的形狀,但只是眨眼的功夫,一大堆銅兵鐵馬的金屬大腳往上一踩一踏,來回往返,那就真成肉醬了,完全不能看。

    六個武王級的影魔,這個時候只剩下了兩個,全部渾身帶傷,而且已經露出了影魔的原型——那如怪物一樣令人驚悚恐懼的身體。

    但嚴禮強已經見怪不怪。

    而武帝強者不愧是武帝強者,哪怕他的身體周圍地面空中已經被被數百個武霸一級刀槍不【敵龍無】入的戰俑圍得跟鐵桶一樣,如車輪一樣無休無止的圍攻著,他還是在怒吼著,搏殺著,不斷把沖到他面前來的一個個戰俑擊倒粉碎,不斷的掃開轟開那從各個角度射來的無休無止的刁鉆箭矢,然后找到機會,對嚴禮強發動了攻擊。

    這已經是那個影魔武帝第六次嘗試對嚴禮強進行遠程攻擊。

    長刀射來,保護著嚴禮強的那些持著大盾和大斧的最外圍的一圈的武士已經迎了上去。

    幾面盾牌往地面一豎,嚴禮強的最前面就多了一堵墻。

    帶著武帝威勢和力量的長刀轟碎了一面盾牌,穿了過來,然后馬上就遇到了第二面墻,長刀粉碎,變成了幾十塊的碎片,到處濺射,然后那些碎片撞在了第三道盾牌的厚墻上,發出叮叮當當的響聲,隨后掉落在地,沒有激起一點塵土。

    在第三道盾牌墻的后面,還有兩道盾牌墻沒動,嚴禮強身邊的那兩個軍官級的戰俑也沒動,所以嚴禮強依然在安心的吃著瓜,吐著瓜籽,看著自己一手導演的這出好戲。

    自從發現那個武帝級的影魔想要靠近嚴禮強之后,圍攻著他的那些戰俑的密度就增加了一倍,不少步兵戰俑甚至已經丟下了自己手上的刀劍,而是赤手空拳上去了,抓住一切機會,抱住,攔住,截住,抓住,卡住,按住,踩住那個武帝級影魔的頭,脖,腰,手,腿,腳,甚至是尾巴,就為了遲滯那個武帝級影魔的行動,然后無數的刀槍箭矢就抓住一切空隙朝著那個武帝級的影魔砍了過去,刺了過去,射了過去,無休無止。

    最勇敢的敢死隊員也不會有那些戰俑那么勇敢!

    最精細的戰場指揮也不可能比那些戰俑配合得更嚴密!

    在嚴禮強的眼中,那些戰俑完全就是徹徹底底的戰爭機器,那個影魔武帝的身外圍著的戰俑,不是一層,而是里三層外三層的圍困著,層層疊疊的戰俑圍著那個影魔,就像是層層疊疊的互相配合著的飛速轉動著的鋼鐵齒輪與金屬鋸片,把那個影魔武帝完全包裹了起來,不斷的消耗著那個影魔武帝的體力,精力,真氣……

    不斷有內層的戰俑被粉碎,但那個影魔武帝的身邊卻永遠不會有空缺,對他的攻擊也永遠不會停止,因為一個內層的戰俑粉碎之后,外層的戰俑馬上就會填補進去,粉碎后的戰俑一復原,馬上又加入到最外層的戰團之中。

    沒有人能在這樣的圍困之中再突圍出來,嚴禮強不行,崔離塵不行,眼前的這個影魔,同樣也不行。

    “啊……”不遠處的一個影魔慘叫一聲,一只胳膊被一個拿刀的戰俑一刀斬斷了下來,讓那個影魔的身體一下子停滯了一下,動作跟著一緩,眨眼的功夫,那個影魔武王的身體就被兩桿長槍刺入,幾把長刀同時斬來,那個影魔想要躍起,但是身體剛剛離開地面兩米,六根箭矢從幾個不同的方向射來,一下子全部穿過他的身體,讓他的身體墜落了下去,但還不等他的腳落到地面,一片片刀光閃過,那個影魔的身體,瞬間就變成了十多塊,散落在了地上,圍攻這個影魔的那些戰俑,在下一秒鐘,就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轉移都了圍攻那個影魔武帝的行列之中,讓那個層層疊疊的鐵桶更加的嚴密,還有一部分則加入到另外一個影魔的圍攻之中。

    僅僅十多秒之后,一顆影魔的腦袋就飛了起來,然后那個腦袋還在空中,就被六根箭矢同時射爆,那個影魔的身軀,也同時被十多件武器撕裂粉碎。

    所有的戰俑都轉移到了最后還活著的那個影魔武王的周圍,包圍圈外轉動的鋼鐵齒輪又多了一層,已經到了箭矢都射不進去的程度,還有部分戰俑,則以某種隨機的方式在那密密麻麻的包圍圈外游走起來,大半的弓箭手,則開始變幻陣型,不少弓手身體靈動的躍起,爬到了山洞兩邊的巖壁上,甚至如蝙蝠一樣的倒掛在洞頂,身體倒垂下來,張著弓,尋找著射擊的機會。

    那個影魔武帝在怒吼,但是這種時候,他卻連遠遠的對嚴禮強產生威脅都做不到了,那轉動著的齒輪和包圍圈,甚至還在不斷的緩緩的壓迫著他,帶著他朝著遠離嚴禮強的方向在運動。

    看著眼前的景象,看著武帝級強者威力絕倫的攻擊,那種感覺,就像看著一個個的炸彈在密閉的鐵桶之中不斷的爆炸一樣,那鐵桶在爆炸之中松動,膨脹,但轉眼,就會收縮,恢復原狀。

    什么是天羅地網,嚴禮強感覺眼前的這一切就是。

    慢慢的,那個影魔武帝的身上開始出現了傷口,開始流血,傷口開始變多,開始變深,動作開始變緩,出手的威力也逐漸在減弱,而鐵桶卻越來越緊,轉動的齒輪則越轉越急。

    終于,半個小時之后,轟的一聲……

    鐵桶與齒輪最中心的位置,那個影魔武帝在最后的一聲不甘的怒吼中,被轟成了一團血霧……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好書要支持。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北京赛车7码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