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元劍帝 正文卷 第九百九十四章 仙道復興 乘風御劍



    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時光如水,悠悠十萬載。

    混沌之主本身雖已離去,但卻留下了龐大至極的混沌宇宙,整個混沌宇宙的體量相較于全盛時期的仙道文明而言,都要大上千倍,更何況已經殘破了的仙道文明世界。

    混沌之主和仙道文明重疊的區域,實際上不過是他龐大體量的一部分,拋開這一部分當中擁有的頂尖強者,在混沌之主宇宙當中還有更多數不勝數的至尊、主宰、大神通者,一些位于巔峰的大神通者縱然相較于大衍圣尊、黑白尊主之流來,也要強上一截,若是以戰力劃分,至少有著不遜色于十紋級的力量。

    在這種情況下,哪怕混沌之主、時光之主、眾神之主,乃至于先前圍繞著仙道文明世界的諸多造化生命、混沌生命已經離開了整整十萬年,可只有滄海、多寶兩大天君坐鎮的仙道文明仍然只能在夾縫中生存。

    并且由于沒有了混沌之主、眾神之主、時光之主的制約,諸多頂尖大神通者們紛紛橫空出世,四處征戰、殺伐,混沌之主的混沌宇宙和殘破的仙道文明世界變得一片混亂,各種各樣的大戰數不勝數,充斥在這片疆域當中的每一個角落。

    直到有一天……

    一個聲音突兀徹響在了混沌之主的混沌宇宙、仙道文明世界兩大疆域……

    “高臥九重云,蒲團了道真,天地玄黃外,吾當掌教尊,盤古生太極,兩儀四象循,【龍無敵】一道傳三友,二教闡截分,玄門都領秀,一氣化鴻鈞。”

    聲音擴散,似乎引得天地共鳴,一時間道道金光自仙道文明某處霞升而起,照耀十萬億光年,范圍內的所有生靈在這片聲音的影響下如聆聽圣音,一個個突兀的停下了手中爭執,一臉尊敬或是驚駭的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相較于那些不明所以,只以為是一位新的造化生命誕生的混沌之主混沌宇宙生靈、時光之主、眾神之主殘留下來的生靈,仙道文明世界中的諸多虛仙、真仙、仙君、仙帝、天君們,在聽到這個聲音后先是微微一怔,緊接著,一個個心緒激蕩,一些在大破滅之戰時代存活下來的古仙人更是忍不住喜極而泣,對準著聲音、金光傳來的方向頂禮下拜,口稱道祖。

    而多寶天君、滄海天君,紫金仙帝一干強者在朝著那個方向下拜之時,更是以最快的速度朝著金光、聲音的方向沖去。

    這一刻,仙道文明宛如煥發新生。

    隨著道祖鴻鈞重證圣位,世界的格局頓時發生變化。

    以圣人之尊,縱然混沌之主殘留下來的混沌宇宙當中有著再多的大神通者,又如何能夠與之相抗

    在道祖鴻鈞的影響下,殘破的仙道文明世界直接滲透到了只剩下本能意識的混沌之主宇宙當中,上演了一幕前所未有的蛇吞象大戲,只剩下本能意識的混沌之主宇宙在道祖鴻鈞的侵蝕下節節敗退,不止龐大至極的混沌宇宙落入了仙道文明手中,道祖鴻鈞更是以十二神獸修行的法則為切入點,滲透了混沌之主的混沌宇宙,將整個混沌宇宙的法則扭轉過來。

    要知道,盡管眼前只有混沌之主的混沌宇宙殘留下來為道祖鴻鈞所用,但眾神之主、時光之主,以及一干造化生命、混沌生命,統統進入了時光長河當中,時光長河又屬于仙道文明的底蘊所在,逸散出來的力量化為法則,使得仙道文明法則復蘇的速度快到極致,并且變得比先前更為強大。

    借助這一優勢,道祖鴻鈞先借助十二神獸一脈的法則打入混沌之主宇宙內部,緊接著,再將十二神獸法則轉變成純粹的仙道文明修煉法則,整個混沌宇宙在這種法則的變化下發生劇烈的震蕩。

    仙道復蘇,并且還獲得了混沌之主遺留下來的全部財產,使得整個仙道文明呈現出爆發式的發展。

    仙道文明無數原本卡在虛仙境、真仙境、仙君境、仙帝境,乃至于天君境界的修煉者修為紛紛突破,虛仙突破到了真仙,真仙突破到了仙君,仙君突破到了仙帝,仙帝突破至天君,而原本的天君則變得更加強大,一個個步入至強者行列,斬殺尋常大神通者如探囊取物。

    相對于仙道文明世界的振興,原本誕生在混沌之主混沌宇宙當中的頂尖強者卻紛紛由于法則的變化而修為大降,哪怕是大神通者中的至強者戰力亦是一落千丈,淪為最弱、最普通的大神通者,一些本就弱小的大神通者更是在這種天地劇變當中跌下了大神通者的寶座,淪為主宰一流……

    不!

    現在已經不能稱為主宰了,而是仙帝。

    仙道文明對混沌之主混沌宇宙法則的滲透根本性的改變了混沌之主混沌宇宙的本質,使得混沌之主宇宙修煉體系發生變化。

    這就相當于一種文明體系對另一種文明的體系的入侵、同化……

    最終,強者生存。

    隨著時間的推移,終有一天重新崛起的仙道文明修煉體系會徹底替代混沌之主、時光之主、眾神之主遺留下來的修煉體系,而原本這三尊偉大存在,則會像先前被擠壓到一角只剩下滄海、多寶兩大天君一樣茍延殘喘……

    甚至,當初時光之主、眾神之主、混沌之主考慮到仙道文明當中蘊含著永恒的奧秘,并未真正對仙道文明傳承體系斬盡殺絕,以免隨著仙道文明的覆滅倒是永恒的奧秘自此消亡。

    可仙道文明對這三尊偉大存在遺留下來的文明卻沒有這個顧及,隨著仙道文明的優勢越來越大,眾神之主、時光之主、混沌之主留下來的修煉體系終究會慢慢的淹沒在時光長河當中,直至可能連一個大神通者,甚至一個仙帝級的修煉者都不復存在。

    ……

    仙道大興。

    仙道文明自然也隨著道祖鴻鈞的出現迎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

    為了獲得強大的力量,無數原本屬于混沌之主一脈修煉體系的修煉者紛紛舍棄了自己那注定沒有太大前途的修煉體系,紛紛加入到仙道文明諸多頂尖大能創造的宗門當中。

    紫金天君、化虛天君、亢龍天君、閃離天君、云蘭天君……

    一位位天君所建立的山門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契機。

    尤其是滄海天君和多寶天君,他們開辟出來的宗門更是被譽為天下第一、第二大宗。

    而為了能夠盡快的將仙道文明體系推廣出去,讓鴻鈞道祖更快的將混沌之主殘留下來的混沌宇宙吞噬,轉化為仙道文明提升的底蘊,諸多仙門亦是山門大開,不斷的招收著來自混沌之主宇宙殘留下來的眾生、修煉者。

    每時每刻,都有一位位真仙、仙君、仙帝,山門大開,引得無數人前去投靠。

    而每個幾千年,又會有一個個強大的勢力崛起,替他混沌宇宙本土的力量,將仙道文明的影響力擴大到極致。

    仙道文明的發展如火如荼,迎來了前所未有的黃金時期。

    諸多仙宗山門大開,作為擁有一尊天君坐鎮的東陽劍宗自然引得無數人來投。

    東陽劍宗的天君相較于那些老牌仙帝突破而成的天君來,尚顯嫩稚,宗門的底蘊亦是遠遠無法和那些老牌仙帝突破而成的天君相提并論,但天君就是天君,每一次山門大開,必然吸引來數之不盡的天才人物,并且在宗門大比上留下一個個引人入勝的傳說。

    而今時今日……

    又是東陽劍宗大開山門之時。

    此刻,在東陽劍宗的山道上,正有一位少年,在仆從的陪同下持劍而行,迎風而上,來到東陽劍宗的廣場。

    這位少年出身于修仙大族陸家,祖上曾出現過大神通者,只不過由于混沌之主一脈修煉體系的沒落,那位大神通者不得不改弦易轍,修行仙道,靠著當年積累下來的底蘊,今時今日倒也已有了仙帝修為,稱得上一方豪強。

    只不過他雖有著仙帝修為,但修仙界和其他世界的修煉體系相比存在著一個最為重要的弊端——門戶之見。

    當年仙道文明推廣仙道修煉體系時,各種各樣的修行法門自是四處流傳,可眼下仙道文明已經成為世間主流,頂尖的修行之法漸漸的被諸多天君收回,作為不傳之秘,再加上仙君、仙帝、天君們除了修為外,最重要的還有神通、法寶,這等秘法,都掌握在那些頂尖仙道勢力手中。

    沒有強大的神通,沒有頂尖的法寶,哪怕堂堂仙帝,估計都可能被對方一位真傳仙君用先天靈寶打死。

    在這種情況下,陸家雖有仙帝坐鎮,亦有不少仙君,為了得到頂尖神通,先天法寶,仍然讓弟子加入修仙大派。

    而眼前的少年,則是陸家年輕一輩中最出色的天才……

    其天賦卓絕,修行至今不過百年,已成就仙君之境,心志奇高,替自己取名一個“壓”字,意為一人可壓天下奇才。

    有此天賦傍身,他自不擔心入不了任何一位天君名下,反而是那些天君宗門,需要任他挑選。

    此番他已外出百年,去了四個擁有天君坐鎮的頂尖大宗,且暗中觀察,但那四個有天君坐鎮的頂尖大宗皆不能入其眼,眼前的東陽劍宗,是第五個……

    ……

    “少爺,這個東陽劍宗我已經詳細了解過了,雖有天君坐鎮,但這位天君乃是在萬年前剛剛突破的新晉天君,并且據傳,她在十萬年前,都還只是一個仙君而已,相較于我們先前去的那四大宗門、四大天君來,都要遜色一截……我看,在這個宗門中就不要浪費太多時間了。”

    少年身側,那位仆從般的老者低聲道。

    他雖是仆從打扮,但卻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仙君,修為相較于東陽劍宗不少外門長老來都不遜色多少。

    “既然來了,自當看看,這東陽劍宗天君能夠在十萬年里修為連破兩重,說不定真有什么過人之處。”

    少年穩重的說道。

    “那……那好吧,不過東陽劍宗的天君雖然底蘊無法和那些老牌強者相比,但東陽劍宗卻有一個傳統,每一次大開山門,都會由那位修成天君的宗主親自出面,傳世人一套劍術,盡管這套劍術未必有多么高明,但天君所授,估計也差不到哪去,這也是每一次東陽劍宗大開山門時前來者絡繹不絕的原因,拜師是一回事,主要的還是想要從天君演劍中習得一招半式。”

    “天君演劍”

    少年聽了,不禁生出濃濃的好奇心。

    天君,那可是站在修煉界巔峰的人物,眼下卻是愿意在世人面前現身,并且演練劍術加以傳授

    這種事可是十分罕見。

    “咚!咚!咚!”

    隨著陣陣聲響,音傳天下,東陽劍宗弟子的選拔終于開始。

    不過少年卻并未報名上臺,而是就在臺下看著。

    以他現在的修為,去那些修煉時間不足三百年的擂臺上和那些最多虛仙境的弟子交手,那是欺負人,就算去修煉時間千年的擂臺上,仍然沒有一人是他一合之敵。

    如果不是因為得不到高深的修行法門,他甚至不愿來加入宗門,憑他的天賦,快則千年,慢則萬年,必然能夠踏入天君之境,何必拜師他人

    東陽劍宗,弟子們的戰斗有條不絮的進行著。

    歷時十天,終于有三百位弟子脫穎而出,得到了入東陽劍宗的資格。

    隨著招收弟子一幕落入尾聲,知道東陽劍宗規矩的諸多修煉者們頓時激動了起來。

    天君演劍,就在招收弟子后進行。

    “來了來了!”

    伴隨著一陣陣激烈的呼喊,人群頓時沸騰了起來。

    卻見東陽劍宗后山禁地方向,突然霞光萬丈,緊接著一道俏麗的身影自霞光當中走出,盈盈而至。

    “姜天君到了。”

    “參見姜天君。”

    “謝姜天君為我等演劍!”

    各種各樣的呼喊不斷自人群中響起,不少人更是充滿恭敬的對著虛空中那道倩麗的身影行禮。

    不過那道身影卻并不答話,就這么憑空御風,開始演練起一門劍術。

    一門……

    看上去類似于凡間,但卻蘊含著劍道真諦,充滿著無上玄妙的劍術。

    一時間,全場所有人,安靜了下來。

    這些人中……

    包括了那位陸家少年……

    他看著眼前這位姜天君演劍,腦海當中變得一片空白。

    此時,清風習習,有藍天白云。

    東陽劍宗,無數宏偉的建筑物拔地而起,點綴之處,亦有綠樹成蔭……

    可他眼前……

    這一刻……

    卻只剩下虛空演劍的那一道身影……

    素面朝天的容顏,玲瓏舞動的身姿,清麗脫塵的氣質……

    這一幕,突兀的印在他的腦海……

    似乎很久了……

    又似乎只是剎那。

    時間,在這一刻猶如一支墨筆,畫出一副水墨畫卷,被人卷起,投入永恒。

    ——————————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感謝樓主更新!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北京赛车7码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