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時歸 第三卷 補天裂 第一百九十五章 宴鴻門(三十八) 天使奧斯卡



    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第三卷補天裂第一百九十八章宴鴻門(三十八)

    岢嵐水南北兩岸,廝殺聲震耳欲聾,驚天動地

    在北岸之上,大隊甲騎狠狠碰撞在一起,廝殺之烈。卷起煙塵盤旋其上久久不散。

    越來越多的宋軍騎士跳入水中,將戰馬拉扯上岸。而戰馬長聲嘶鳴之聲,混雜著激戰的聲音,簡直有穿云裂日之慨!

    水花卷動,越來越多的騎士翻身上馬。如同楊可世一般,也不多言,只是死死握著兵刃沖殺上前。

    這些宋軍騎士就如一股股水流,匯入了混亂的漩渦當中,卷動起更多的殺戮,更多男兒決死的意氣奔涌!

    只要殺出一條通路!為數萬埋骨在蔚水河谷的關西子弟,為沿途毅然斷后戰至最后一刻的生死袍澤。

    殺出一條通路,帶著他們的英魂歸家!

    哪怕投身于這殺戮的漩渦當中,自家性命被飛快的消耗掉。無非就是與盤旋翻卷在岢嵐水上萬千弟兄魂魄匯聚一處,這又入娘的值得什么?

    自家沒有如高高在上的世家子弟,家聲流傳百年的藩鎮將主一般棄軍而走。在異族敵人面前沒有軟下自己的膝蓋。沒有任異族敵人排頭砍殺過來。

    匯聚在萬千英魂當中,也能放聲說大聲笑。就不知道陰間是否有酒,還能不能和弟兄們一起痛醉一場?

    直娘賊,要是陰間無酒,那么就匯聚起這么多衣甲殘破,鮮血淋【敵龍無】漓,但卻始終昂著頭的弟兄。一殿一殿的鬧將過去,最后揪著閻羅老兒的衣領,晃著醋缽大的拳頭,只叫這廝哪怕是到天庭去盜,也要讓弟兄們喝個痛快!

    北岸決死沖擊,而南岸就是死死抵擋。

    南岸女真軍馬,卷動的聲勢更大,沖擊也極是堅決。沿途不斷有女真騎士中矢落馬,但是沖擊的馬速,卻是越來越快!

    南岸土壘前的鹿砦,已然在連番攻戰中被拔除干凈。土壘前的溝壕,也填出了一條條足堪戰馬通行的道路。就是戰馬失足,踩在溝壕中堆壘的尸首之上,也能輕松一躍而出。

    奔雷一般的馬蹄聲中,女真鐵騎終于踏上了土壘,呼喊著,涌動著,只是追逐砍殺在土壘后列弩陣抵抗到底的宋軍士卒!

    南岸土壘,向西方向足有三條。宋軍戰士,在女真鐵騎就要撲近的時候,就毫不慌亂的向著下一條轉移。轉瞬之間就已經列出箭陣,對著涌上第一道土壘的女真騎士又是一排駑矢狠狠射出。

    戰馬嘶鳴,騎士慘叫聲中。第一批涌上土壘的女真騎士就如破麻包一般紛紛落馬,然后順著半人高的土壘直滾落下來。

    卻有更多女真騎士,次第冒出。一匹匹遼東雄駿戰馬,鬃毛飛揚,四蹄騰空,越過第一道土壘,也毫不停頓的就殺向距離甚近的第二道去!

    一波又一波的女真騎士,就如一波又一波涌動的黑潮,似乎要席卷毀滅眼前所有的一切!

    不多時候,女真韃子又撲近了第二條土壘。這個時候據守的宋軍戰士卻沒有全數向最后一道土壘轉移。還留下部分士卒,丟下弓弩,持起長矛,列出單薄卻堅強只有一道的矛陣,迎向就要躍上土壘的女真騎士。

    他們是在用自家性命掩護弟兄們轉移后退,依托最后一道土壘,做決死的抵抗!

    而就在他們的掩護爭取的時間之下,河上木筏已經紛紛往返,又運了一波騎軍上去。留在南岸的騎軍,不過還有三四百之數。

    蕭言就正在其中。未完待續。

    ps:仍然心亂,仍然字少,仍然抱歉。希望能早些恢復狀態。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謝樓主更新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北京赛车7码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