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請自重 卷二 或躍在淵 第二百三十九章 收獲 姬叉



    謝謝閱讀,文字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寫作,不定期刪除,敬請及時閱讀


    夏末的午后,天氣依然燥熱。烈日高懸空中,沒有風,樹影仿佛靜止,連蟬都倦了。青蛙在荷葉上靜止,忽地一跳,蹦到另一片荷葉上,帶起水滴落在荷花池中的滴答聲響,猶如空山禪音,在靜止的世界里蕩開了一抹涼意。

    木門“吱呀”一聲打開,青衫男子略帶點踉蹌地出了門,好像被踢出來一樣。木門又很快合上,掩住了里面女子的釵橫鬢亂,和被揉得凌亂的衣裳導致隱現的春光。

    “淫賊,滾回去修煉,別天天不想好事!”

    悅耳的嗔意響起,這燥熱的夏末便有了春情。

    秦弈整了整衣裳,神清氣爽地離開琴棋峰,路上還有些回味。

    流蘇忽然道:“你剛才這個,是不是就叫做吹云岫笛?你看,橫在手中,唇對笛孔,手指輕捻,還發出了聲音。”

    秦弈差點沒從手帕上栽下去。

    流蘇陷入了思考:“若是以此類推,如果我揍你一頓,你算不算被狼牙棒錘了?”

    秦弈氣道:“難道你現在真當自己是狼牙棒器靈了?如果這樣,那我揍你一頓,那就是揍了一根狼牙棒?”

    流蘇嗤笑道:“就你還想揍我?醒醒,天亮了。”

    “你等著,早晚有一天我會加冕光輝成就:揍棒者。”

    “哈……”流蘇笑道:“我很期待。”

    “我現在就修煉去……”

    說笑歸說笑,秦弈此時確實是要回去修煉。

    厚臉纏字訣不能多用,師姐內心喜歡的那個終究是與她琴樂相和的知音道友,而不是成天一臉癡相的小淫賊。可以趁著小別重逢調調情,但過猶不及。

    不出意外的話,謀算宗的內敵與大【敵龍無】歡喜寺的外敵大概率會對上,但也不能當成這就萬事大吉了。宗門與宗門之間的交鋒,他現在的實力還是太弱了,想在里面摻和一腳都很難,要趁機拔了謀算宗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真要趁此時機做些什么,居云岫自己也會做,她可不是個只會彈琴畫畫的嬌弱小姑娘。

    他秦弈該做的事已經差不多了,當務之急應該是趁著謀算宗此時焦頭爛額沒閑工夫搞事的難得清靜時期,再度提升自己的修行。

    回到洞府,秦弈摸出戒指里的東西,盤點了一下此行的收獲,看看有沒有可以對修煉起到幫助的。

    此前沒有太過在意,此時清理一下才發現,戰利品挺多的。

    最大的收獲莫過于觀寂最后掏出來保命、結果被一巴掌拍開的那串佛珠。那可是觀寂壓箱底的保命法寶,每一粒佛珠自成一界,可用于收納爆發而來的各類能量,保命效果極好。而用于進攻的話,有很可怕的束縛之能。被這佛珠纏住,對方無論怎么掙扎,力道也會被佛珠吸納,越掙越脫力,讓秦弈想起傳說中的捆仙繩。

    當然大歡喜寺的東西,你每一件都可以想到那方面的用途,包括這種捆綁束縛……

    不管怎么說這是一件極好的東西,和誅魔劍的檔次差不多的,是這段時間祭煉的首要任務。

    然后就是那個缽盂,能把敵人兜進去裝著,也能變大如同番天印一樣砸人,用于防御也很堅挺。這是觀寂慣用的本命法寶,也屬騰云中期的寶貝了。東西相當不錯,但有點站樁的戰法模式,不太合秦弈用,暫且留著,說不定哪天就有用。

    一些雜七雜八的丹藥,比如之前喂孟輕影吃的鎖神丹之流,還有一些其他效果的。最可喜的是有易筋丹,恰恰是秦弈此時易筋期能用的鍛體丹藥,極為有用。

    但更多的還是媚藥類的,毫無意義,可以重新回爐,提取藥力做成別的丹藥。那些特殊效果的留著,還能解析丹方,以后自己煉了用。

    唔……明河的佛塔和道巾……這個不能自己祭煉了用,得準備還給明河。好歹是騰云法寶,明河此時也還很有需求的吧。

    從觀寂和孟輕影的身家來看,可以看出即使是大宗門出身,也不見得就法寶一大堆了。一般標配還是一個本命法寶,搭配一個壓箱底的,另有幾件零散的應該都是搶的戰利品,就像他此時一樣。這么看來明河丟了這兩件東西應該也挺傷,沒有表現出來那是因為她的心境超脫、不縈外物,絕不是富得可以隨便丟的。

    收好這兩樣東西,秦弈掂起了一件袈裟打量。

    這個便是所謂的“無色界”了,籠罩在身周就有屏蔽氣息的效果,無色無相。雖然能被流蘇看破,那是流蘇的魂力太神秘,起碼騰云六層的觀寂是看不破的,很有實用價值。

    見秦弈拿著袈裟打量,流蘇便道:“其實用法寶遮掩氣息,還是慢了一手,真正實用的還是融于自己的法術之中,心念一動便即隱蔽。配合你的隱身術,才是真正的無形無相了。平時使用,也可以讓對方看不破你的修行。”

    秦弈問道:“這術法我能學不?”

    流蘇道:“這是簡單的術法,連醫卜謀算宗都會這套,你不是始終看不穿鄭云逸的修行嘛,實際也就是個琴心圓滿。我之所以沒教你,是因為這種術法很難遮蔽比自己修行高的人感知,價值不大。但此時既有這個無色界,我們可以提取這個法寶之能,融于自己的術法效果里,那你就可以遮蔽騰云級的窺測,才算有了實際意義。”

    秦弈奇道:“還可以提取法寶之能?”

    “攻防類的一般不行,但這一類的特殊輔助還是可以辦到的,無非是一些特殊的靈氣流轉方式,透析了本質都可以奪取,融于自己的術法流轉之中。”流蘇道:“我先傳你奪靈化法,專務透析奪取物品靈能之用。如果物品有器靈……你修行足夠的話,用此法也可以剝奪。”

    秦弈悚然一驚:“那別人能把你從棒子里揪走?”

    流蘇沒好氣道:“我不是器靈。”

    秦弈咂咂嘴,幾分鐘之前你還在說啥來著……算了。

    這個術法……很邪啊。以前流蘇傳授的東西都是挑著最正統的那類修行教的,這或許是目前為止,流蘇傳授的第一個魔性的技能。這只是奪物之靈,秦弈毫不懷疑流蘇會奪人之靈的手段。

    秦弈并無抵觸,他從來不是什么古板的。

    識海中泛起流蘇傳來的術法要領,秦弈默默研習了一遍,抓起袈裟直接發動奪靈。

    果然此前看不透的“無色界”,在奪靈化法之下開始解構,在秦弈看來有點像是做好的程序被還原成了字符串一樣……接著字符串被提取,化在了流蘇傳來的另一段隱蔽法訣之中,結合成了一段新的術法構造。

    秦弈心念一動,那一眼可辯的琴心四層修行忽然就不見了,看上去就像一個沒有修行的凡人一樣。連帶著易筋修行也被遮蔽,你最多能感覺這人應該是鍛過體的……

    即使秦弈不喜歡玩扮豬吃老虎,也知道有了這樣的功效,確實能帶來很多方便。

    他想了想,再疊了一個隱身術。

    洞府之中徹底失去了秦弈的痕跡,連氣息都沒了,仿佛從來沒這人存在一樣。

    秦弈悄悄繞到流蘇化成的白霧小人身后,伸手去戳。

    小人忽然一閃,憑空站在了秦弈腦袋上,叉腰大笑:“這招我三歲就開始玩了,就你這點道行,還想瞞過我流蘇!”





下一主題 返回列表 上一主題



謝樓主更新  樓主辛苦
開心就好
下一主題返回列表上一主題
锘?/div>



























北京赛车7码雪球